这是描述信息

中国冶金地质总局内蒙古地质勘查院

INNER MONGOLIA INSTITUTE OF GEOLOGICAL EXPLORATION,CAG

搜索
这是描述信息
/
/
/
死亡就是埋葬活着的时间

死亡就是埋葬活着的时间

  • 分类:文化生活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1-01 17:30
  • 访问量:

【概要描述】最近看到一句话:死亡其实就是埋葬活着的时间,我们与先人的区别就是还有活着的时间等待埋葬。那么,在又一年的清明节里,对于我们逝去的过去,是不是也应该扫扫墓呢?因为,那里埋葬着我们的童年、青春。曾经童言无忌,不知道说过多少乱七八糟的话,却惹的大人哈哈大笑;曾经年少无知,不知道做错过多少件事,让家人为自己操碎了心;曾经年轻莽撞,不知道伤过多少次老师长辈的心,让生活留给自己太多的教训。我的童年,对花儿草儿、虫儿鸟儿充满了兴趣。春天,把地里喜欢的花花草草移植回家,虽然换来了无数次父母的“教育”,却还是乐此不疲;夏天,常常趁着父母午睡的时间,去村边梨树园的土围墙上摘桑椹,因为围墙太高,还经常有我最害怕的长虫(蛇)出现,父母总是不允许我去;天擦黑就去村边的大杨树上抓“知了猴”(蝉蛹),虽然害怕旁边那一大片的坟地,却常常是玩心战胜了害怕,每天都不缺席;秋天,带上我的小铲儿去地里捡花生,顺便再捉个蛐蛐,捉个蚂蚱,运气好的话,还会捡到刺猬,这个满身长刺的小家伙,脾气硬的很,常常在饿了几天之后的某个晚上悄悄的逃跑;冬天,扫开雪地捉雀是件有很意思的事情,它是个气性大的小家伙,喂它什么都不会吃,常常捉到后养不了半天,就被气死了;有时候还会在雪地里捉老鼠,别看平时它跑的很快,但在雪地里却跑不起来了,只要它不小心遇到了我,那下场肯定是变成我家猫的大餐了…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生活里渐渐多出了“学习”这个词,然后,它便时时围绕在我的周围,再也挥散不去。作业、考试、成绩、排名等等常常让我讨厌学习,“讨厌却不得不接受”是我当时认为自己理解的最有深度的事情了。在当时自我认为非常压抑的情况下,曾经为了释放自己去野地里放了一把火,幸好当时只有那一小堆柴,也没有风,没有引起大的火灾。着火的时候被路人发现,告诉家长,当时还不敢承认是自己做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父母没有教训我,但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了这股子叛逆的劲。这也许就是我青春时的叛逆期,早早的来到,又早早的消失了。记得有一次母亲生病,那会大概是我十四五岁的年纪吧,母亲在医院住了七天,那也是我长那么大离开母亲时间最长的一次,母亲出院那天放学回家,看到母亲躺在床上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,本来想说几句宽心的话安慰母亲,却因为不会表达,把好话说成了赖话,惹得母亲不高兴,把脸扭到一旁不理我,当时我难过及了,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改变当时的局面。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,还在害怕母亲仍在生我的气,回到家小心翼翼的叫了声“娘”,母亲就冲我笑了,当时觉得那个笑容就像雨后的蓝天一样的美。对高中时候的班主任印象特别深刻,只是因为在我们那个学校,他是唯一一个说普通话的老师。一口好听的普通话加上风趣幽默的讲课方式,让我们对枯燥的物理课产生了浓厚的学习兴趣,对这个老师也越来越喜欢。因为对他的喜欢,所以接受不了他对我们的一丁点儿不理解。一次早操,学校负责值班的老师数错了人数,造成我们班大概三分之一的人旷早操的假象,并且让我们班的大名上了学校“小黑板”,还被扣了不少量化分。老师当时特别生气,非要找出来是谁偷偷睡懒觉,我们很纳闷,明明大家都在,怎么还会被扣这么多分呢?跟他解释,他不信我们。还记得当时老师使用的方法是,挨个把同学叫出教室,让他指出自己在早操时队伍的位置。那时,学校正在举行每月一次的月考,老师让排除嫌疑的同学去参加考试,其他人就在教室等待排查。当时我们对老师非常不理解,甚至是厌恶他,我们为什么这么不值得信任?忘记是谁说了一句,老师,您别查了,我们都不考试了。全班顿时沸腾,老师被气走了,我们就在教室说话、聊天、唱歌,就那样热热闹闹的过了一整天。不久后,老师借了个名头,自掏腰包给全班同学每人买了一套考试专用铅笔、橡皮等,不知道是不是在向我们道歉呢?反正我们是一直没向老师专门表示过歉意。后来上大学,毕业,工作,自己像时针一样随着时间转动,期间太多轻率,太多顾虑,太多疑问,太多否定,太多不解,太多纠结,太多毛病,太多冲动,太多后悔,太多太多的情绪不定时的陪伴着我,时间就这样很自然的流逝,我的青春,也这样流逝……2014年的年初,大家都高兴地说今年会是一个好年,网上也疯狂的流传着“两头春、闰九月”的说法,但在接下来的整个春季里,事是一桩接着一桩。天灾或者人祸,时时都让人感叹,人生活不易,活着更不易。我们是不是更应该懂得珍惜生命中的一切,属于我们的一切。扫一扫心头的灰,对自己说一句对不起,曾经的梦想依然没有实现,并且离自己仍然遥远,平时工作、生活的各种事情,占据了自己大部分时间,自己也还在“有钱没时间,有时间没钱”的圈子里兜兜转转。对家人说一句对不起,辛辛苦苦养育我长大,现在你们渐渐老了,我却不能在身边照顾,而且短时间内又不能改变这种状态,对此,我的心里愧疚不已。对朋友说一句对不起,不论各种原因,我们联系的越来越少,但希望我们的情义不会因此改变,我们会一直是那种“拿起电话,不用寒喧,直接说事,力所能及,全力以赴”的朋友。对身边所有人说一句对不起,在我生命的这么长时间里,你们陪我一起经历过的许多大事小情,都是在帮助我成长,但从未正式的说过一句“谢谢你”。过去的日子,每一天都值得回忆,少一天都不会成长为现在这个样子;未来的日子,每一天都值得珍惜,多一天都可能是生命的奇迹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茜南

死亡就是埋葬活着的时间

【概要描述】最近看到一句话:死亡其实就是埋葬活着的时间,我们与先人的区别就是还有活着的时间等待埋葬。那么,在又一年的清明节里,对于我们逝去的过去,是不是也应该扫扫墓呢?因为,那里埋葬着我们的童年、青春。曾经童言无忌,不知道说过多少乱七八糟的话,却惹的大人哈哈大笑;曾经年少无知,不知道做错过多少件事,让家人为自己操碎了心;曾经年轻莽撞,不知道伤过多少次老师长辈的心,让生活留给自己太多的教训。我的童年,对花儿草儿、虫儿鸟儿充满了兴趣。春天,把地里喜欢的花花草草移植回家,虽然换来了无数次父母的“教育”,却还是乐此不疲;夏天,常常趁着父母午睡的时间,去村边梨树园的土围墙上摘桑椹,因为围墙太高,还经常有我最害怕的长虫(蛇)出现,父母总是不允许我去;天擦黑就去村边的大杨树上抓“知了猴”(蝉蛹),虽然害怕旁边那一大片的坟地,却常常是玩心战胜了害怕,每天都不缺席;秋天,带上我的小铲儿去地里捡花生,顺便再捉个蛐蛐,捉个蚂蚱,运气好的话,还会捡到刺猬,这个满身长刺的小家伙,脾气硬的很,常常在饿了几天之后的某个晚上悄悄的逃跑;冬天,扫开雪地捉雀是件有很意思的事情,它是个气性大的小家伙,喂它什么都不会吃,常常捉到后养不了半天,就被气死了;有时候还会在雪地里捉老鼠,别看平时它跑的很快,但在雪地里却跑不起来了,只要它不小心遇到了我,那下场肯定是变成我家猫的大餐了…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生活里渐渐多出了“学习”这个词,然后,它便时时围绕在我的周围,再也挥散不去。作业、考试、成绩、排名等等常常让我讨厌学习,“讨厌却不得不接受”是我当时认为自己理解的最有深度的事情了。在当时自我认为非常压抑的情况下,曾经为了释放自己去野地里放了一把火,幸好当时只有那一小堆柴,也没有风,没有引起大的火灾。着火的时候被路人发现,告诉家长,当时还不敢承认是自己做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父母没有教训我,但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了这股子叛逆的劲。这也许就是我青春时的叛逆期,早早的来到,又早早的消失了。记得有一次母亲生病,那会大概是我十四五岁的年纪吧,母亲在医院住了七天,那也是我长那么大离开母亲时间最长的一次,母亲出院那天放学回家,看到母亲躺在床上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,本来想说几句宽心的话安慰母亲,却因为不会表达,把好话说成了赖话,惹得母亲不高兴,把脸扭到一旁不理我,当时我难过及了,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改变当时的局面。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,还在害怕母亲仍在生我的气,回到家小心翼翼的叫了声“娘”,母亲就冲我笑了,当时觉得那个笑容就像雨后的蓝天一样的美。对高中时候的班主任印象特别深刻,只是因为在我们那个学校,他是唯一一个说普通话的老师。一口好听的普通话加上风趣幽默的讲课方式,让我们对枯燥的物理课产生了浓厚的学习兴趣,对这个老师也越来越喜欢。因为对他的喜欢,所以接受不了他对我们的一丁点儿不理解。一次早操,学校负责值班的老师数错了人数,造成我们班大概三分之一的人旷早操的假象,并且让我们班的大名上了学校“小黑板”,还被扣了不少量化分。老师当时特别生气,非要找出来是谁偷偷睡懒觉,我们很纳闷,明明大家都在,怎么还会被扣这么多分呢?跟他解释,他不信我们。还记得当时老师使用的方法是,挨个把同学叫出教室,让他指出自己在早操时队伍的位置。那时,学校正在举行每月一次的月考,老师让排除嫌疑的同学去参加考试,其他人就在教室等待排查。当时我们对老师非常不理解,甚至是厌恶他,我们为什么这么不值得信任?忘记是谁说了一句,老师,您别查了,我们都不考试了。全班顿时沸腾,老师被气走了,我们就在教室说话、聊天、唱歌,就那样热热闹闹的过了一整天。不久后,老师借了个名头,自掏腰包给全班同学每人买了一套考试专用铅笔、橡皮等,不知道是不是在向我们道歉呢?反正我们是一直没向老师专门表示过歉意。后来上大学,毕业,工作,自己像时针一样随着时间转动,期间太多轻率,太多顾虑,太多疑问,太多否定,太多不解,太多纠结,太多毛病,太多冲动,太多后悔,太多太多的情绪不定时的陪伴着我,时间就这样很自然的流逝,我的青春,也这样流逝……2014年的年初,大家都高兴地说今年会是一个好年,网上也疯狂的流传着“两头春、闰九月”的说法,但在接下来的整个春季里,事是一桩接着一桩。天灾或者人祸,时时都让人感叹,人生活不易,活着更不易。我们是不是更应该懂得珍惜生命中的一切,属于我们的一切。扫一扫心头的灰,对自己说一句对不起,曾经的梦想依然没有实现,并且离自己仍然遥远,平时工作、生活的各种事情,占据了自己大部分时间,自己也还在“有钱没时间,有时间没钱”的圈子里兜兜转转。对家人说一句对不起,辛辛苦苦养育我长大,现在你们渐渐老了,我却不能在身边照顾,而且短时间内又不能改变这种状态,对此,我的心里愧疚不已。对朋友说一句对不起,不论各种原因,我们联系的越来越少,但希望我们的情义不会因此改变,我们会一直是那种“拿起电话,不用寒喧,直接说事,力所能及,全力以赴”的朋友。对身边所有人说一句对不起,在我生命的这么长时间里,你们陪我一起经历过的许多大事小情,都是在帮助我成长,但从未正式的说过一句“谢谢你”。过去的日子,每一天都值得回忆,少一天都不会成长为现在这个样子;未来的日子,每一天都值得珍惜,多一天都可能是生命的奇迹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茜南

  • 分类:文化生活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1-01 17:30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最近看到一句话:死亡其实就是埋葬活着的时间,我们与先人的区别就是还有活着的时间等待埋葬。那么,在又一年的清明节里,对于我们逝去的过去,是不是也应该扫扫墓呢?因为,那里埋葬着我们的童年、青春。

曾经童言无忌,不知道说过多少乱七八糟的话,却惹的大人哈哈大笑;曾经年少无知,不知道做错过多少件事,让家人为自己操碎了心;曾经年轻莽撞,不知道伤过多少次老师长辈的心,让生活留给自己太多的教训。

我的童年,对花儿草儿、虫儿鸟儿充满了兴趣。春天,把地里喜欢的花花草草移植回家,虽然换来了无数次父母的“教育”,却还是乐此不疲;夏天,常常趁着父母午睡的时间,去村边梨树园的土围墙上摘桑椹,因为围墙太高,还经常有我最害怕的长虫(蛇)出现,父母总是不允许我去;天擦黑就去村边的大杨树上抓“知了猴”(蝉蛹),虽然害怕旁边那一大片的坟地,却常常是玩心战胜了害怕,每天都不缺席;秋天,带上我的小铲儿去地里捡花生,顺便再捉个蛐蛐,捉个蚂蚱,运气好的话,还会捡到刺猬,这个满身长刺的小家伙,脾气硬的很,常常在饿了几天之后的某个晚上悄悄的逃跑;冬天,扫开雪地捉雀是件有很意思的事情,它是个气性大的小家伙,喂它什么都不会吃,常常捉到后养不了半天,就被气死了;有时候还会在雪地里捉老鼠,别看平时它跑的很快,但在雪地里却跑不起来了,只要它不小心遇到了我,那下场肯定是变成我家猫的大餐了……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生活里渐渐多出了“学习”这个词,然后,它便时时围绕在我的周围,再也挥散不去。作业、考试、成绩、排名等等常常让我讨厌学习,“讨厌却不得不接受”是我当时认为自己理解的最有深度的事情了。在当时自我认为非常压抑的情况下,曾经为了释放自己去野地里放了一把火,幸好当时只有那一小堆柴,也没有风,没有引起大的火灾。着火的时候被路人发现,告诉家长,当时还不敢承认是自己做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父母没有教训我,但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了这股子叛逆的劲。这也许就是我青春时的叛逆期,早早的来到,又早早的消失了。

记得有一次母亲生病,那会大概是我十四五岁的年纪吧,母亲在医院住了七天,那也是我长那么大离开母亲时间最长的一次,母亲出院那天放学回家,看到母亲躺在床上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,本来想说几句宽心的话安慰母亲,却因为不会表达,把好话说成了赖话,惹得母亲不高兴,把脸扭到一旁不理我,当时我难过及了,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改变当时的局面。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,还在害怕母亲仍在生我的气,回到家小心翼翼的叫了声“娘”,母亲就冲我笑了,当时觉得那个笑容就像雨后的蓝天一样的美。

对高中时候的班主任印象特别深刻,只是因为在我们那个学校,他是唯一一个说普通话的老师。一口好听的普通话加上风趣幽默的讲课方式,让我们对枯燥的物理课产生了浓厚的学习兴趣,对这个老师也越来越喜欢。因为对他的喜欢,所以接受不了他对我们的一丁点儿不理解。一次早操,学校负责值班的老师数错了人数,造成我们班大概三分之一的人旷早操的假象,并且让我们班的大名上了学校“小黑板”,还被扣了不少量化分。老师当时特别生气,非要找出来是谁偷偷睡懒觉,我们很纳闷,明明大家都在,怎么还会被扣这么多分呢?跟他解释,他不信我们。还记得当时老师使用的方法是,挨个把同学叫出教室,让他指出自己在早操时队伍的位置。那时,学校正在举行每月一次的月考,老师让排除嫌疑的同学去参加考试,其他人就在教室等待排查。当时我们对老师非常不理解,甚至是厌恶他,我们为什么这么不值得信任?忘记是谁说了一句,老师,您别查了,我们都不考试了。全班顿时沸腾,老师被气走了,我们就在教室说话、聊天、唱歌,就那样热热闹闹的过了一整天。不久后,老师借了个名头,自掏腰包给全班同学每人买了一套考试专用铅笔、橡皮等,不知道是不是在向我们道歉呢?反正我们是一直没向老师专门表示过歉意。

后来上大学,毕业,工作,自己像时针一样随着时间转动,期间太多轻率,太多顾虑,太多疑问,太多否定,太多不解,太多纠结,太多毛病,太多冲动,太多后悔,太多太多的情绪不定时的陪伴着我,时间就这样很自然的流逝,我的青春,也这样流逝……

2014年的年初,大家都高兴地说今年会是一个好年,网上也疯狂的流传着“两头春、闰九月”的说法,但在接下来的整个春季里,事是一桩接着一桩。天灾或者人祸,时时都让人感叹,人生活不易,活着更不易。我们是不是更应该懂得珍惜生命中的一切,属于我们的一切。

扫一扫心头的灰,对自己说一句对不起,曾经的梦想依然没有实现,并且离自己仍然遥远,平时工作、生活的各种事情,占据了自己大部分时间,自己也还在“有钱没时间,有时间没钱”的圈子里兜兜转转。对家人说一句对不起,辛辛苦苦养育我长大,现在你们渐渐老了,我却不能在身边照顾,而且短时间内又不能改变这种状态,对此,我的心里愧疚不已。对朋友说一句对不起,不论各种原因,我们联系的越来越少,但希望我们的情义不会因此改变,我们会一直是那种“拿起电话,不用寒喧,直接说事,力所能及,全力以赴”的朋友。对身边所有人说一句对不起,在我生命的这么长时间里,你们陪我一起经历过的许多大事小情,都是在帮助我成长,但从未正式的说过一句“谢谢你”。

过去的日子,每一天都值得回忆,少一天都不会成长为现在这个样子;未来的日子,每一天都值得珍惜,多一天都可能是生命的奇迹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茜南

关键词: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总局网站群

相关链接

版权所有:中国冶金地质总局内蒙古地质勘查院 ©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20001597号-1

地址: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赛罕区金桥开发区世纪六路宇泰商务广场B座3楼
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太原